[推荐] 拥抱的问号(及艾玛的流行歌史)

按赞加入粉丝团

拥抱的问号

演唱:袁泉  作词:姚谦 作曲:陈伟

(旁白)
假如爱不存在 唉 天哪 我所感受的是什么
假如爱真的存在 它究竟是什么
假如爱是好的 我的悲伤从何而来

寂寞是 一种自由
如此的赤裸裸 倒影心的轮廓
还有谁不怕寂寞 于是接受
遇见了某一个人 这不是选择

我还在你的眼中 可是爱 不确定了
是不是我们都太习惯了
所以爱被悄悄 取代了

拥抱着 怎么还会寂寞
面对你爱我的动作 到不了我的心中
拥抱我 你难道不寂寞
我们之间除了熟悉 还缺了些什么
当阳光都暗了

你我 平行的线
还守望一个梦 中途却醒来了
我发现心中的爱 少于歉疚
宁可被你伤了 不要你难过

你还在我的眼中
可是爱 不确定了
是不是我们都太习惯了
所以爱被悄悄 取代了

拥抱着 怎么还会寂寞
面对你爱我的动作 到不了我的心中
拥抱我 你难道不寂寞
我们之间除了熟悉 还缺了些什么

拥抱后 空虚还缠着我
我怀疑每一对恋人 都能爱的很久
拥抱我 你难道不寂寞
我们之间除了熟悉 还缺了些什么
当我们都沉默



这是一首比较不像西元两千年以后的流行歌曲我觉得自己比较喜欢“以前”的“老歌”,所以最近iRadio播放回忆老歌的时候都让我很期待。不只是那每一首都让我朗朗上口,而是那些歌曲充满了对于过往的回忆。老公每次翻开他的 mp3目录,挑选了一些以为我不会知道的歌想考我,但偏偏每次前奏出现一两秒钟我就可以叫出歌名,并且在入词的旋律开始跟着唱,连他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他几乎没看过我在听歌。

其实,我可是从国小寄读的时候就开始听流行歌曲了,咳咳~好早熟!爸爸的黑胶唱片机、堂姐的匣式卡带、还有以前“卡式”可以换四个磁区,每个磁区有三到四首歌的那种卡式录音带(好难描述)。从老歌、校园民歌、到各式各样当时的流行歌曲,像是电脑伴唱机一样,听完之后就录到大脑里面去了。


听说过最早的唱歌印象应该是在某年跟妈妈一块出去玩耍搭出租车,当车上放出邓丽君的歌,还不到国小年纪的我开始跟随着音乐一块唱起来,被司机啧啧称奇的那件事开始。(当然,以前的环境不比现在,可不能跟现在的神童相提并论,没格的小孩两三岁就会唱流行歌了咧~)


后来长大了,国小五六年级后,中广流行网罗小云所主持的知音时间相信也陪伴了许多人年少时光。那时候每周五都有排行榜,当时还是五六年级的小学生我不知道在流行个什么劲,拿出一本爸爸不要的绿色行事历,每周都屏气凝神地听罗小云机关枪似的播报票数和歌曲,然后振笔直书将每一笔资料给记下来,一副好像能够知道当周排行前二十名的歌曲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别怀疑,那时候的我,甚至还曾写明信片到中广知音时间投票当周流行歌曲排行榜。现在想起来只有七个字可以形容:人不痴狂枉少年!

所以王杰、曲佑良、李碧华、陈淑桦、黄莺莺、张清芳、苏芮、齐豫、殷正洋… …一堆当时流行的“飞碟唱片歌手”、“滚石唱片歌手”等都在我的记忆中,他们所唱过的歌当然也不可能遗忘。而今,一堆白话得不能在白话歌词的、穿插俗气又不雅文字的歌词的、不知所云永远听不懂在唱什么歌词的
充斥着现在的流行歌曲,不知道该说这是流行歌曲的进化还是退化?


总之,这首拥抱的问号带着我回到过去听流行歌的时光,让我这个老抠抠不需要太费心思去拆解前后歌词。歌词有复古感,且旋律中也非常精确地传达出寂寞和孤单的感觉,尤其是前面那三句旁白,要不是演唱的袁泉受过戏剧的特别训练,恐怕要唸出这么富有表情的话语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现在也请大家来听听看这首最近一个月让我觉得很喜爱的一首歌:拥抱的问号。

延伸阅读



【关于作者】艾玛 | amarylliss


台湾第一位全职旅游部落客受邀出国旅游超过百次 ,1996年起于台大椰林BBS自助旅行版(Tour Abroad)发表旅游心得并担任版主,2000年起于明日报/ANYWAY旅游网分享旅游心得,2003年起任艾玛随处走走部落格格主至今,从无名小站至痞客邦,目前回归个人部落格持续经营;更详细网络书写历史请参考关于我

一年有1/2以上时间在全世界游走,即时消息请追踪脸书及Line@官方帐号。联系、合作或邀约请联系:amarylliss@gmail.com

 Email Facebook Googleplus Flickr YouTube Instagram



4 thoughts on “[推荐] 拥抱的问号(及艾玛的流行歌史)”

  1. 我是从录音带那时候才开始听流行歌曲的,那时一张录音带是150元,为了买专辑,常常都饿肚子存钱,所以买了一大堆的录音带,不过很可惜的是,这种磁性的东西,没有办法保存的很久,全部都已经发霉了。

  2. 我也有同感,因为那些老歌不只是歌,常常伴随着当时的记忆和情感,加上当年的词曲都比较精雕细琢(我觉得),所以才让人即使已经10~20年了,依然念念不忘。

  3. ‘拿出一本爸爸不要的绿色行事历,每周都屏气凝神地听罗小云机关枪似的播报票数和歌曲,然后振笔直书将每一笔资料给记下来,一副好像能够知道当周排行前二十名的歌曲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我跟艾玛一样,在国中的时候,也是这样振笔急书,还拿到学校沾沾自喜,不过,没多久就被都升学主义湮灭了热情。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字段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