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寫在湖水岸聚會之後

三天過去了,現在才有空敲著鍵盤將已經沈靜下來的心情一一敲出。 很久沒有那麼興奮到睡不著,週六清晨我竟然在枕邊翻來覆去直到三點多才昏迷過去。一早八點,我起床盥洗還接到迫不及待想要跟著我出門的那個學生的電話,也只好清醒點去接他了。不過就在匆忙間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