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 家庭手工業的前世與今生

我們小時候,媽媽在工廠上班,在紡織廠的時候還好,紡織機太深奧,我們沒有辦法幫忙。不過我們國小(約莫民國七十多年時)正值紡織業的夕陽期,很多紡織工廠都倒了,老媽做三家倒三家,大家都叫她為了台灣紡織工業,請不要再去應徵紡織廠了。她倒也從善如流,最後選擇了電子工廠上班。這下慘了!我們慘了!

因為老媽三不五時就會帶一些「手工藝」回來請大家幫忙。那是一家做電源開關的公司,從一個陶瓷底盤到最後整組開關完成有十幾二十個步驟。齁~ 真的很累柳~
我啊、妹妹啊、哥哥大概都幫忙做過這家電子工廠的「手工藝」。而且不只帶回家做的這些手工而已,有時候我們還要去幫在加班的媽媽忙,去工廠拿那電子螺絲起子幫忙鎖東鎖西。那時候真的痛恨死這家工廠了啦!每次都很希望這家工廠快點倒掉,要不就是媽媽快點換工作。

事實上,在這家電子工廠之前,媽媽也曾經歷約兩三年的空窗期在家裡帶弟弟沒有工作。但她這種天生勞碌命的個性怎麼可能就停下來?不可能嘛!所以那陣子家裏也成了「家庭手工業」的臨時工廠,喔,真的好不願意回想起來喔!因為要幫忙做那些東西粉累咧~

媽媽做過最久的一樣代工應該就是「縫雨傘」。我也會縫。到現在我都還記得縫一隻雨傘價格多少、縫雨傘的順序是什麼、這些種類的雨傘跟那些雨傘在組合的過程中有啥不同…
…。真的不可思議吧?!那是我國小二三年級的時候的事情吧?!後來媽媽就繼續到上面說的那家電子工廠上班了。

謝天謝地,終於離開家庭手工代工廠的惡夢。

可是人就是這麼奇怪,到國小五六年級的暑假,我竟然為了想要賺一點屬於自己的零用錢,跑去跟人家拿穿完一整包聖誕燈泡10至12元的手工,一包一包做,做一包10塊,兩包20塊這樣聚少成多,我真是想錢想瘋了!不過,自願跟非自願的那「奇蒙子」就不一樣,就算一包要串我一天,一天只有十元,我都甘之如飴。人就是這麼奇怪!

 


********我是時間分隔線********我是時間分隔線********我是時間分隔線********

 

將近二十年後,不可思議的事情又再發生了一次。家庭手工業又回來了,買尬!惡夢~~~

不過,這一次角色互換。包工程的,從媽媽換成妹妹,被迫幫忙的從小孩換成媽媽。這真是關我什麼事?都不是我的工程,但是我怎樣都跑不掉。這就好像家裏只有三個小孩的家庭,媽媽說:「不然大的兩個做,不然小的兩個做。」當老二的怎樣都逃不掉。

妹妹暑假在中正紀念堂的兒童舞蹈營中教課,因為課程的需要,必需要幫學員最後的期末成果驗收做一點道具。(謎之聲:不會挑個彩帶隨便扯一扯或者漣湘隨便打一打就好嗎?為什麼要挑一個這麼高難度的啊?)結果,我這個寶妹妹竟然挑了「舞龍舞獅」教學,老天爺!

所以,在學員結業之前,家庭手工業再度現身娘家客廳。

  • Step.1 首先,先把一綑一綑尼龍繩圓球用適當寬度的厚紙板不停纏繞成相同長度。

  • Step.2 接著把在厚紙板上的繩子用刀子或者剪刀剪斷,並捆綁成固定形狀。

  • Step.3 無限迴圈 step.1-2 兩個步驟。

  • Step.4 舞龍舞獅的三個部份:大腿、小腿、腰部,再重複上面三個步驟至全部做完為止!

光是做上面這個無限迴圈就花了我們一個晚上,從晚上八點做到凌晨一點左右吧!

07
這是捆綁好的一份

05
一堆一堆地堆著下來,就是這一做小山。

 

 

但是,地獄有這麼簡單就不叫地獄了。剛才那個只是其中一個步驟而已,就把我們搞得七暈八素,一整個晚上都在弄這些金色尼龍繩。等到全部都「分配」好之後,還要把她綁在金色的彈性帶上,這樣才有辦法穿在學員身上。

06
這是妹妹負責從彈性帶綑中,一條一條丈量、剪下、並打結的彈性圈。

04
拿著上面金色彈性圈,我們得要把一綑一綑綁好的的尼龍繩在一條一條綁在彈性圈上!

02
家庭手工凌亂的現場

01

妹妹很認真地在做

 

恐怖的家庭手工代工地獄一天不夠看,隔天既然還繼續下去這才叫錐心啊!那天,我狠狠地笑了老妹一頓:「是怎樣?報復媽媽以前叫你做手工喔?這樣虐待媽媽!」老媽聽到我同時調侃了她們兩位,立刻打圓場說:「沒有沒有,我甘願的,阿飛,我幫你忙,現在要做什麼…
…(立刻岔開話題)」

12
拼命繼續做的老妹

11
綁綁綁,綁得天昏地暗;綁綁綁,綁得地老天荒;綁綁綁,綁得關節發痛啊!

09
自述甘願幫忙的老媽,她身上穿著我去砂勞越買的戰利品喔!

10
媽媽也很認真地在綁小獅子金色鬚鬚

08
有照片有真相,妹妹也綁到塊睡著了吧?!

 

就這樣,一個暑假,一個舞蹈營,妹妹包工程,姊姊負責寫一篇文章紀錄(並重新掉入地獄?),媽媽負責還債,兩個晚上的連夜趕工,成就了小學員暑期舞蹈成果展的可愛造型。

P.S. 爸爸為了妹妹的舞龍舞獅舞碼,還替她畫了很可愛的圖案,下回回娘家再補拍。


2007/9/10 照片已補上


爸爸畫的舞龍頭


爸爸畫的舞龍頭

爸爸畫的舞龍頭

 

 

2 thoughts on “[紀錄] 家庭手工業的前世與今生”

  1. 又是一個可憐的老二…
    二個大的去做,二個小的去做
    永遠都是老二得做…
    這也是我的寫照…
    我們小時候,幫忙做的家庭手工是洋洋娃的頭,那也真的是惡夢!
    還好,現代家庭手工只花二天…艾瑪爸爸怎麼沒有一起幫忙做??
    版主回覆:(09/04/2007 01:54:36 PM)
    下次你碰到我爹的時候
    可以問問他 :p

  2. 現在才看到這篇~"~
    原來家庭代工不管怎麼樣老二都是有份做的,
    艾瑪媽岔開話題那邊,
    還有最後那一段“重新掉入地獄”的結論部份,
    差點讓我笑岔了氣。
    我好想看看最後穿在小朋友身上是什麼樣子呢?
    版主回覆:(09/04/2007 01:55:09 PM)
    回娘家之後,我看看有沒有時間可以把那些照片調出來。
    再放上來給大家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