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新聞壹週刊化&土耳其

看太多劈腿的新聞(真是的,關你啥事啊?難道這世界沒有其他更有意義更重要的事情給你播報啦?切~)我是覺得這種新聞壹週刊化的現象非常糟糕啦!以後電視遙控直接把五十幾台那邊直接跳掉吧,真是無聊死了。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新聞和節目大概佔據了所有電視台的四分之一吧?殺殺殺,把他們全部從遙控器裡面殺掉。

我一直不太喜歡看新聞,除非在家裡吃飯時跟爸媽一塊的時候才會一起看一下。不過今天看到 黑龍江「假日現象」 3個太陽同升空,還覺得挺有趣的,雖然只是新聞結束的片尾一小段,但是這種新聞比較像是在看 Knowledge Channel,我比較喜歡。線上傳給朋友看,結果在瑞士的cy回我說這個好玩。過了一分鐘又傳了一個網址給我,說這個更酷

我跟他聊著聊著,我又想到剛才在樓下吃飯時,還看了一下Knowledge Channel,一群旅遊主持人接力賽似地介紹著橫跨歐亞兩洲的土耳其。還記得大三的時候上曾麗玲老師的英史,上到英國詩人 Yeats (葉慈)的 “Sailing to Byzantium” (航向拜占庭),老師在課堂上藉由這首詩講了很多關於Istanbul(伊斯坦堡)的風景(拜占庭就是現今的伊斯坦堡)。看著節目,想起了很多那個時候念英史的情景,我喜歡文學應該就是這個老師的啟蒙。實在有點太慢了點,到大三才開竅,大學都念一半了。我想,要是曾老師去教文讀(文學系的入門必修課「文學導讀」),肯定有很多人受惠。他真的太會引領大家去欣賞文學作品了,到現在我還可以記得這些細節,詩中的內容,還有其他點點滴滴的詩作,都是這位老師帶我進門去賞析

扯遠了。

Ian Wright 到了一間清真寺(還是某宮廷,對不起啊!我沒去過土耳其,等我去了之後,肯定不是這麼介紹。)說著這間廳堂多麼地棒,馬賽克多麼迷人,站在某個位置講話又能如何獲得最大的共鳴等等云云。接著走到了另一個房間,開始述說著古代這裡的君王多麼奢侈,就連睡覺時都要有樂師幫他演奏音樂幫助他入眠。沒辦法嘛!古時候又沒有CD Player,這個要求似乎不太過份,只是君王過得太爽了一點。

接著 Ian Wright 繼續說君王有音樂,可以幫助他睡覺,可以幫他放鬆心情,就連尋歡做愛時也都要有音樂在旁演奏。這可就令人好奇啦!既然是君主怎麼可以讓這麼私密的事情當眾演出呢?喔!天真的孩子,要當國王的樂師還不是普通人幹的,他得是個「盲人」才成。如果你會演奏但是不盲怎辦? “Make you blind.”  真是殘忍。

好扯回原來跟 cy 講的話題,哪有人這樣的啦?叫小姐脫衣給猩猩看,小姐不依還解雇他?拜託!我猜那群工作人員肯定是群色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