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的回憶:葛哈斯城中的一朵白杏花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1

初七的中午,我回家跟妹妹會合到外頭走走踏青。出發前電視上播著「香水」這部電影,這是由徐四金的同名小說改編的,我看過一兩遍,陪妹妹看第三遍。

香水這部電影中的場景是巴黎和南法普羅旺斯,這兩個地方我都很嚮往、非常喜歡,也去過幾次。這部電影讓我想起2005年去香水首都Grasse葛哈斯,也讓我想起去年在ELLE雜誌上寫的這篇文章,在這邊貼出來跟大家分享:

 


 

結束補習班主任的身份後,我放了自己一個大假。那年先生固定在春夏之間在歐洲的年會開在土耳其,我為此籌畫了一趟為期一個月的旅程,前半段與先生同行,後半段在部落格上找了一位從未謀面的朋友同行。這是人生中難得的一段長假,即使過了三年,依舊令我回味不已。

大學時期在文學史的課程上讓我對土耳其充滿無限幻想,尤其當老師如夢似幻地描述那跨越兩大洲的伊斯坦堡,還有陽光照耀在清真寺中的彩繪玻璃中閃閃發光的景象,從唸完那些詩句後就不時出現在我的腦海。我終於與先生一塊到那裡玩了一趟!土耳其之旅結束後,在羅馬達文西機場告別先生後他回台灣工作崗位上,我與旅伴碰了面,比起土耳其旅遊,後面那段南法之旅更使我興奮!

在蔚藍海岸尼斯租了一台法國血統的標緻206小車,我和旅伴只有大方向地一路往坎城駛去。尼斯到坎城這海岸公路美得不像話!要不是比較過搭火車和開車的差異,我不會知道原來開車在蔚藍海岸是多麼地享受。

海邊的城市陽光一點都不吝嗇地灑在我的身上,我和旅伴在踅了不到半天立即決定往普羅旺斯山上前進,為的只是逃離歐洲人盼望了一整年的陽光。一直以來我都沒有辦法穿著比基尼跟歐美人士一樣把自己塗抹好防曬油後,把自己當人乾似地曝曬在陽光下。在酷夏到歐洲的話,帽子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嫌麻煩連陽傘都可以出動。所以,我決定往山上享受涼快一點的空氣。

沿著拿破崙道,一路在普羅旺斯過足了開車賞風景的癮。就在香水之城葛哈斯(Grasse)之外的幾公里道路上,為了享受自然風,我們搖下車窗,空氣中已經散發著淡淡的香氣,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特殊經驗。2000年夏天為了看亞維儂藝術節,意外地尋訪了南法的薰衣草田、麥田等,在走近花田中才能嗅得到這種自然的芳香,但這次還沒走進香水城就已經滿身馨香。

車子駛進葛哈斯之後,找了一個好停車的地方,在那裡,我看見一面史書般的牆,上面畫著香料與植物的故事。這裡是一間藥局,好像從幾百年前就一直開到現在的藥局,壁畫上有著一朵白杏花。這朵白杏花給了我五月天送給媽媽禮物的靈感,那是媽媽用過一次便從此心儀不已的身體乳霜,我會記得長假結束前買上一瓶杏仁香味的身體乳,也不會忘記在包裝上繫上最美麗的蝴蝶結。想到這裡,我已經得意地從心底漾出微笑…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9

牆壁上是各種香料的介紹,這畫的是 Amande (杏仁)的花、葉、果形。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3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4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8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6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7


香水首都葛哈斯 Grasse 02

我在南法Grasse 香水之城的一間藥房停車場前

 

 

原文刊載於2008年ELLE雜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